天山網訊(賣屋記者陳澤華 張磊報道)黑惡勢力犯罪嚴重影響社會穩定,嚴重侵害群眾合法權益,歷來為廣大人民群眾切齒痛恨。
  1999年底,烏魯木齊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組建了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2007年初,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成立了刑偵支隊五大隊, 這是全疆唯一一支“打黑”專業隊伍。同時,該大隊還負責烏魯木齊市打擊拐賣、拐騙婦女、兒童microSD的案件及綁架、劫持人質案件。自成立後,這支隊伍便與各種黑惡勢力展開了殊死較連成為全疆公安戰線上的一支“打黑”尖兵。
  7月25日,記者走近這支特殊的隊伍,揭開烏魯木齊市一系列“打黑”大案背後鮮usb為人知的故事。
  打掉多個SD記憶卡黑惡勢力團夥
  向債務人臉上吐口水、編造“婚外情”,討債前先到派出所備案,mSATA證明雙方因經濟糾紛自願到賓館開房解決……為追討債務,烏魯木齊這家非法討債公司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我被討債人打了”、“我被人逼債,對方把我關在一家賓館里,有專人看守我無法脫身……”2012年3月,烏魯木齊警方先後接到多名受害人報警稱,自己遭遇非法討債。
  警方經摸排調查瞭解到,這是一個專門以暴力強收“債務”、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王某2001年曾因討債綁架他人被判刑,刑滿釋放後重操舊業, 2009年底,王某以妻子的名義成立了一家職業介紹有限公司,實際上是非法討債公司,王某則是公司的幕後老闆。
  “公司”成立後,王某和妻子馬某糾集有前科的兩勞釋放人員及社會閑散人員,成立了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組織,先後為多家租賃站私營業主收取“債務”。該組織有嚴格的組織分工和嚴密的組織紀律,通過非法手段瘋狂斂財,對債務人及其家人造成了很大心理陰影。該犯罪組織曾在烏魯木齊的收賬行業內“威震一方”,基本上壟斷了烏魯木齊市租賃行業的所有討債業務。
  很多包工頭收不回欠款,不找公安部門,也不找法院。他們中間流行一句話,“有啥債務直接找王某,他很快就能幫你解決。”
  辦案民警告訴記者,該組織採用暴力手段逼迫債務人(受害人)償還債務,其中軟暴力手段最為明顯突出。
  由組織成員冒充債權人公司的員工,在公開場合撕扯受害者,在紙上寫上受害人名字讓其舉著牌子在人多處行走;一些女性組織成員則向受害人臉上吐口水、撕扯對方上衣、頭髮,甚至以婚外情的理由對受害人進行謾罵、侮辱;在冬季向受害人衣服里澆涼水,虐待體罰受害人,讓其長時間站立,並加以威脅、恐嚇。
  王某多次給組織成員受命:“你們打債務人時儘量打他們的肚子,這樣不容易驗傷。”
  該組織在收賬時,還專門安排女性成員打擊受害人的臉部和下體,以暴力手段控制對方人身自由,強迫受害人寫“自願與組織成員同住賓館”的說明。在賓館內,組織成員對債務人進行毆打、侮辱、謾罵,或派專人看守,禁止受害人離開,直至對方還錢或找到擔保人。
  王某和馬某對該組織採取組長制管理,組長為該組織的骨幹人員,分為釣人組、談判組、打人組、跟人組四個小組。王某為每個組提供車輛,該組織將收賬款的30%作為組織酬勞,30%內的60%歸公司所有,剩餘的40%分給組員,組員的工資由組長髮放。
  王某以其所掌握的法律常識,經常對團夥成員進行培訓,以便在非法收賬過程中逃避法律製裁。
  該組織還制定了明確的組織紀律:禁止組織成員相互透露收賬金額;禁止相互透露收入,在外收賬時要隨時給組織彙報情況,不能擅自做主使用暴力手段,組織成員如有事必須提前一天請假,不能打亂上級的安排,否則扣除100元。如和債務人去賓館開房間不能少於兩人,必須先去派出所備案;必須用債務人的身份證開番以免債務人報警產生麻煩;新加入成員由王某親自審核,如和警察有關係,禁止加入該組織。
  截至案發時,該團夥為烏魯木齊百餘家租賃站非法討債。自2009年至案發,團夥成員共對8名被害人實施了非法拘禁,最短時間為26小時,最長達12天,對被害人的身心造成極大的摧殘。2012年10月2日,警方掌握了王某等人犯罪的確切證據後,展開抓捕行動,共抓獲25名嫌疑人。目前,涉案的25名嫌疑人因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非法拘禁罪等罪名被檢察機關批准逮捕。
  據瞭解,“打黑”專業隊伍成立至今,已破獲4起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案件,每年破獲惡勢力犯罪案件15起左右。  (原標題:烏魯木齊“打黑”專業隊伍與黑惡勢力展開殊死較量)
創作者介紹

fbhcmqfnr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